Elric

这个人是个勇厨

规避死亡的结尾二次创作

很喜欢太太的文,从很多方面来说

已授权 @镜面反射 

写的不如太太的十分之一好(捂脸)

*失忆梗,死亡梗注意

*BE

死亡是无法规避的。

勇利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的左眼预见到了新的死亡映像——维克托将会在这场双人滑中迎来生命的终结。

我是多么弱小的人啊,我无法挽救维克托,我最后什么也无法改变。

现在,勇利被维克托用亲昵的方式抱起,上举。维克托的每一个动作都完成得行云流水、完美无瑕。

勇利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曲线后落下,着冰。

他几乎想要落泪。维克托越是这样优秀,他便越懊悔,同时惧怕着出现与维克托对视的瞬间。

“勇利为什么不看着我?”爱人沉稳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耳畔传来。这应该是令人安心的声音。

“看着我,勇利。”维克托再次说到。这次他的话语没有变成徒劳,他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勇利的视线,但却被这双熟悉的眼睛吓到。

勇利在怕我,为什么?

维克托微微皱起眉头,看着面前黑发美人那令人不满却心疼的眼神,他突然想到勇利右眼所预见的——

今天是“一年”中的“最后一天”。

 

那巨大的玩具熊落到地上时,不,出现在勇利视野的那一瞬间,勇利出奇的平静。先前的心理准备使他快速的反应,他用比跳四周跳还要快的速度,用比跳四周跳还要大的力气推开了维克托。

最终他用了一种极其诡异的姿态降落在了熊上。

他像一只扑火的飞蛾,唯一不同的是飞蛾的死需要多次的扑火,而他只需要一次。

热烈的红色渗入了赛场的冰层,灼热的温度使冰层再也不能自动恢复原先的平整,连最优秀的制冰师也无法复原。

在场外原有的救护车开得飞快,似乎妄想追上生命生命流逝的速度。

黑发青年被送进了急救室。他进入的急救室不断传来医生急切的大吼与电流在干燥空气中的碰撞声。

黄金四分钟的逝去,换来了机械的高频率发声。

这种单调的,平稳的,冷酷的声音充斥着急救室。冲击着每位医生的耳膜。

它是来自死亡的绝望之声。

 

同一时间被送入另一间急救室的还有一位银发青年。

他被勇利推开后,头撞上了赛场的围栏,目前昏迷不醒。

 

一年后。

是某间康复监视病房。维克托坐在医院的白色病床上,穿着白色的病号服,盖着白色的被子。银色的头发与这些衬得他像一张沾水的纸巾般易破。

“一个月后就可以出院了,尼基福罗夫先生,您康复的很快。”一位年轻的护士对他说道。

“恩。”维克托的反应有些异常,他一直在翻看着手机。

“不能看去年的ins哟。”护士看着不断翻看手机的维克托说道。“这样对您脑震荡的康复可一点儿也不好。您知道,您的手指滑动起来很好看,但是在这件事上它们应该停一停。”

维克托这才放下了手机,有些委屈:“那你说上一年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失去记忆的感觉真是无助。”

“而且我感觉我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白色的窗帘忽然隆起,是远方的风在作祟。

——“请你保密哦。”

是勇利的声音。

护士有些愣神,因为风里的声音应该不属于这个世界。“您听到了什么声音吗?”她问维克托。

“听到?你是说风的声音吗?”维克托回答,“风可是没有声音的哟。”

是的,没有声音。

“是的,没有声音。”

 

FIN.

评论(6)

热度(23)